Fate Shit 缘粪 | ​Daily performance by Frank Fu China Luxehills Museum of Art | 中国麓山美术馆

Go Fuck Myself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手持两个我自己做的我自己的粉色硅胶阴茎裸体入场,平铺开印有艺术家介绍自己的B0型号的生平简历,用砖块压住简历的四个角;手沾红色颜料在我的生平简历上写出 “GO FUCK YORSELF” 划掉 “YOURSELF” 改写成 “MYSELF”;手捧着盛满假黄花的玻璃器皿,弯腰走到观众面前,观众拿走一支支假花,走过一圈后我回到简历上;用我自己的硅胶生殖器来插我自己的肛门,试图将整个硅胶生殖器插入,期间我用嘴巴来口交润滑这个硅胶生殖器;在多次尝试后,直接把硅胶生殖器的塑料管通过肛门插入体内,慢慢站起,我弓着腰倒退到观众面前,屁股对着观众,等待观众把花插入塑料管里,一圈结束后,回到简历上,把花从肛门里挤压排出拉到简历上;第二圈重复着同一个行为,直到第三圈,发花后,我没有放那支塑料管进我的肛门,而是让观众直接将花插入我的肛门里;最后又回到简历上,把花从肛门里排泄出来;最后我拾起一支花,把它插入我的肛门里,起身,退场。。。

1979 2019
40 years of anal phase in Chinese performance art

中国行为艺术40年的肛门时期

把40多年旧的宣纸一张张不规则的铺在地面上;在把40多块砖以5到6块砖为一组用头发将它们拖到宣纸周围;在用舌头舔墨,然后在40多块砖上用舌头依次写出1979 1980 1981 1982 1983 1984 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期间身体排斥呕吐在同一个容器里,唾液与墨汁混合在一起,在用舌头沾舔容器里的呕吐墨汁混合液体继续用舌头抒写。每块砖用舌头舔写后都会把它立在宣纸上,待全部砖块被抒写摆立完后,整体看上去就像不规则的多米诺骨牌一样;拾起一支毛笔,一根竹竿,一条毛巾,走到40多块砖的尽头,把竹竿插在后背,把眼睛用毛巾围住,并用左手把毛巾固定在头顶,右手持毛笔;左右脚开始迈步,行走在站立的砖头上,脚踝不时扭到,一块块砖被踩倒在铺有宣纸的木地板上,鞭炮般的响声回旋在展览馆里;随着最后一块砖被踩倒,我把毛巾松开,走近展馆的一扇门,关门,一片漆黑。

Oh Fuck 卧槽
A fuck face about to fly off
一只即将奔跑的卧槽马

被8块砖头垫起的木板上摆放着玻璃器皿,硅胶,石膏粉,水,枯竭的盆栽,塑料小盒,木棒,哈哈圆镜;我走到木板前,脱下衣服,穿上白色长袍,在把内裤脱掉;走上木板,蹲下,手指搬动塑料粉色汤匙,汤匙击打玻璃器皿,发出声音好似僧人念经所用;在用石膏粉对水,在塑料小盒里搅拌制作,待混合物成黏糊状,把小盒从长袍底部伸进,用下体生殖器插入盛有黏糊石膏粉的小盒里,身体保持一个姿势,待石膏糊变硬,拔出生殖器,用同样的方法制作下一个生殖器模具;在用特制粉末和水,测量,搅拌,制作硅胶,导入模具;最后用大器皿制作整盆硅胶,起身,双手举起盛满硅胶的大器皿,把整盆硅胶从头顶倒下来,液体硅胶从头发流向全身;空器皿落地,砸到脚上;双眼被硅胶蒙住的我从木板上退下来,把之前脱下的内裤穿上,抱起我所有的衣服,向后退到墙角,手摸到行为一用过的竹竿,拾起竹竿,一手抱着衣服,一手用竹竿探路,沿着美术馆墙角,一边用竹竿击打地面一边走着,直到盲走到一扇门前,开门走出,关门。

Zen Master Fu 呆着
Losing the universe in human excretion
宇宙在头发液体米饭与蒸汽之间迷茫

我弯腰,手持玻璃瓶伸进我的长袍里,小便到玻璃瓶里;把尿液倒入透明烧水壶里,开始煮尿;把7张40多年旧的宣纸一张张铺在地面上,并挂3张在墙上;待尿煮沸,下米进尿液,继续煮;把头发和行为一和行为二用过的同一根竹竿绑在一起,形成一支看似毛笔的工具;在之前准备好的红尿液里,沾湿这支头发毛笔,并开始在宣纸上逐一写下 “缘 即是 空 空 即是 粪”,并在墙上的宣纸上写下 “The Shit Artist”;把沸腾的尿液与米关小火,并盛出来在玻璃碗里,开始一口口吃下去,尿液蒸汽与气味弥漫着整个展厅;吃完后,在倒入更多的尿液和米,开始煮第二锅,待尿液与米沸腾,蒸汽四散,我起身,头发拖拉着那支竹竿,走出场地,消失。

Sadhu 善哉
From Freud’s anal stage to a Monk’s destiny
从弗洛伊德的肛门时期到佛家的命运之说

走到场地的一面墙边,捡起之前行为一二三用过的那根竹竿,躬身弯腰用头顶住墙,我开始用竹竿抽打我自己的屁股,伴随着不断的抽打,左手换右手在换左手在换右手,白长袍也在抽打中不断被上提变短,直到打到自己无力为止,我跪趴在地上。

Fate is Emptiness Emptiness is Shit  缘即是空空即是粪
Empty the shit 炖粪

绕场地走一圈,观看触摸过去四天里所展出,制作,用过的道具,图片,植物等一系列物体;回到展厅入口处,手指沾红色颜料,在贴在墙上的艺术家自己的A1纸张简历上,写下 “WHO WROTE THIS SHIT”;随意捡起一根粗又长的竹竿,我开始撕扯墙上的图片,接着用竹竿打砸摆设物,摇晃撕拽帐篷,掀翻所有木板摆设物,支离破碎;走到展厅一角,脱去白长袍,趴跪着,昨天被抽打的屁股两侧现在已呈现紫黑色;站起来,与展厅内的人一一拥抱,落泪。

Go Fuck Myself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1979 2019
40 years of anal phase in Chinese performance art
中国行为艺术40年的肛门时期

Oh Fuck 卧槽
A fuck face about to fly off
一只即将奔跑的卧槽马

Zen Master Fu 呆着
Losing the universe in human excretion
宇宙在头发液体米饭与蒸汽之间迷茫

Sadhu 善哉
From Freud’s anal stage to a Monk’s destiny
从弗洛伊德的肛门时期到佛家的命运之说

Fate is Emptiness Emptiness is Shit 缘即是空空即是粪
Empty the shit 炖粪

FU Game

用我生殖器做的硅胶阴茎棋子下棋,这里没有文字说明,下的可以是任何一种棋,从象棋,五子棋,盲棋,半盲棋,在到不是棋的棋。棋盘的图案采用的是中国象棋式,每格里有一个粪便图案是从过去2个月我的粪便里筛选出来的。

FATE SHIT CERTIFICATE + QUESTIONAIRE   缘粪证 + 问卷